滴滴抽成19%仍亏本,未来打车会更贵吗? - 广州打车票网
网站地图】【加入收藏
 
 
 
 

产品目录

 

联系我们

  • 联系人:广州的士票
  • 手机:【微信号:18676712606,QQ:2021186755】
  • QQ:【微信号:18676712606,QQ:2021186755】
  • 电话:【微信号:18676712606,QQ:2021186755】
  • 电子邮箱:【微信号:18676712606,QQ:2021186755】
  • 地址:请联系客服
  • 更多

滴滴抽成19%仍亏本,未来打车会更贵吗?

发布时间:2019-06-07 10:49:34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讯(记者 银昕) 滴滴出行4月22日通过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其网约车业务亏损的原因是:占总流水21%的运营支出和花销,与占总流水19%的平台服务费之间两个百分点的差距。滴滴方面还称,亏损是目前网约车行业的普遍现象。 滴滴方面表示,受用户所在城市、订单距离长短、时间长短和拼车与否等因素的影响,每笔订单会收不同比例的平台服务费,2018年第四季度滴滴国内平台服务费率约为乘客实际支付车费的19%。,而乘客支付的远程调度费、动态调节和感谢红包等并不在被抽成范围内,而是直接给到司机。与国外巨头Uber(平均抽成22%)和已完成上市的Lyft(2018年第四季度平均抽成超过28%)相比,滴滴的平均抽成比例并不高。 滴滴方面还称,平台服务费率有高有低,并非每单都是19%,费率高于25%和低于15%的订单量各占20%,费率较高的订单虽占比不高,但比较容易被传播,使大家形成了“每单抽成比率都是25%”的印象。“这种印象也和我们的司机账单显示不够清晰有关,这个问题我们正在抓紧改善。” 司机们似乎并不认同19%的费率一说。 此前,《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从多位滴滴司机处了解到,每张订单因运营时间、运营时长及旅途距离等变量的不同,抽成比例的确不同,但一般抽成比率都在25%和30%之间,高于滴滴公布的19%的平均费率。记者就此向滴滴方面询问“除19%的平均抽成比率之外,高于25%和低于15%费率的订单都有哪些,弹性费率具体通过何种算法得出”等问题。滴滴方面表示目前没有可以进一步透露的细节,一切以微信公众号的公开信息为准。 抽成低造成网约车业务亏损? 网约车业务一向以“烧钱”和“盈利难”著称,除公布19%的平均抽成比率外,滴滴出行还公布了一系列与网约车业务有关的财务数字。 滴滴方面称,2018年第四季度,滴滴网约车业务的运营支出和花销占总流水(即乘客实际支付的车费总额)的21%,其中7%为返还给滴滴司机的奖励,此奖励是为鼓励滴滴司机在高峰时段及需求旺盛的区域更多地出活,发给司机的奖励;还有10%为业务运营相应经营成本;未来将争取在低毛利水平下持续运营,并确保在安全和体验上的投入;此外还有4%的纳税及支付中的手续费等刚性成本。 “占总流水21%的运营支出和花销与占总流水19%的平台服务费之间2%的差距成了目前滴滴网约车业务亏损的来源,需要用之前所获得融资来弥补。”滴滴方面称,作为一家企业,这种状态无法长期持续,亏损是目前网约车行业的普遍现象。 2019年2月,滴滴出行公布的2018年度财报显示,其全年亏损总额达109亿元,其中补贴司机超过113亿元(即占总流水7%的司机奖励)。而在2018年早些时候,滴滴公布的2017年财务状况还显示其主营业务亏损2亿多美元,整体亏损3亿~4亿美元,并把2018全年实现“微利”作为年度目标。 面对业绩不佳,滴滴CEO程维表示,将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将涉及2000人左右。不过,有分析认为,造成大规模亏损的真正原因是“合规成本”,即在安全响应机制、合规化运营等方面的整改花费巨大,进而导致亏损。滴滴出行方面未对此做任何置评。 IPO前Uber被曝巨亏,巨头盈利同样艰难 网约车业务盈利似乎已成“世界性难题”,即将IPO的Uber也未能“幸免”。 2019年4月中旬,Uber发布招股书,计划于5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据媒体报道,Uber会将价格区间设在每股48~55美元之间,其估值曾在2018年10月达到最高点1200亿美元,最近下降至1000亿美元。不过,这一估值仍是网约车行业的冠军。 但Uber网约车业务的盈利能力也不容乐观。招股书显示,尽管目前Uber整体处于盈利状态,但盈利的来源并非网约车这个主营业务,而是靠海外业务和资产的剥离,Uber网约车业务2018年依然有数十亿美元的亏损。 网约车业务的成长性也受到质疑。收入方面,Uber招股书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收入23.1亿美元,与前两个季度基本持平,没有显著增长;而在“月度活跃平台消费者”和营收两项数字的增长率上,前者在2017年增长51%,2018年则为33.8%;后者在2017年的增长率为106%,2018年只有42%。Uber还在招股书中列出了永远都无法实现盈利的风险。 另一款美国打车软件Lyft于3月下旬上市后,市场对其盈利前景并不看好。Lyft在上市三周后的4月17日股价从开盘的每股72美元下跌至每股59.51美元,跌幅超过20%。失望的股东认为被Lyft欺骗,有投资者因此对Lyft发起诉讼,称 Lyft的高级管理人员和承销商过分夸大了该公司的前景,导致投资者在股票暴跌时蒙受了巨大损失。 拓展网约车之外的其他业务似乎成了网约车企业构筑盈利能力的新希望。以Uber的送餐服务Uber Eats为例,2018年10月,Uber曾称在去年底,Uber Eats在全美的覆盖城市数增至70座。与Uber相比,滴滴的外卖送餐业务并不顺利。 在滴滴被“关停并转”的业务以及15%的整体裁员比例中,外卖业务受到不小影响。继滴滴外卖2018年4月在无锡正式启动以来,滴滴外卖又将版图扩展至南京、泰州、成都和郑州等城市,但自从2018年7月进入郑州后,一直未有业务继续扩大的新消息,到2019年2月还一度传出外卖业务裁员和关停的消息。 由此看来,滴滴等网约车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作为新生事物,网约车改变了传统出租车行业的商业生态,但网约车自身的盈利模式如何构建,还有待进一步探寻。 文字编辑:陈栋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