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网络电影怎么拍? - 广州打车票网
网站地图】【加入收藏
 
 
 

2020,网络电影怎么拍?

发布时间:2020-04-18 10:09:55
 
撰 文丨陈 出租车票/ 桐 编 辑丨桃 子 文娱价值官解读: ID:wenyujiazhiguan 在微电影收割了一波红利开始走向低谷之际,视频网站却仍处于高速发展的黄金期,为了拉动付费会员激增,满足用户的不同需求,2014年3月18日,爱奇艺在首届网络大电影高峰论坛上正式提出了“网络大电影”概念。这种制作符合电影规律、时长超过60分钟,同时必出租车票/必须是在互联网发行的电影正式诞生,当年,“网大”就以437部的上线数量,斩获27.4亿的前台播放量,一炮而红。 第二年,“网大”又催生出了成本28万、收益1500万的《道士出山》,成为掘金的利器。2016年,网大数量暴增至2271部,巨大的商机让圈内外资本纷纷前来掘金。不过,野蛮生长的“网大”也因为粗制滥造的快餐式的内容纷纷翻车,并最终引发了主管部门出手整治,三年之后,网大在2017年出现了数量的急剧下降,热度骤减。 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发展,“网大”也开始进入正轨:数量减少、质量提升,赚快钱的小公司纷纷出局,龙头公司大浪淘沙……2018年,“网大”分账票房突破5000万,在影视寒冬逆势生长,成为娱乐市场一种不可或缺的娱乐形态。 如今,迈过第七年门槛的“网大”机遇和问题并存,2020,这个从诞生之起就带着草莽气息的产品,将如何发展? “扛冻”的“网大” 在一片“喊冷”声中,整个影视圈终于熬过了2019年。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全国有超过2000家影视公司关停,日平均有150个剧组拍摄的横店影视城一度只剩下不到30家,项目缩水超过80%,无戏可拍、片酬下降、投资断崖成为娱乐圈的常态。 这样的寒冬中,“网大”的日子却没有那么难过。 2018年,《大蛇》分账突破5078万元,这是2018年网大分账票房的最高纪录,比2017年的数据翻了近一番,按照“网大 : 院线=1 : 3”的算法,票房总量相当于1.5亿人民币,在当年院线总票房中可排69位。 不仅仅是《大蛇》这一匹“黑马”,《齐天大圣·万妖之城》、《灵魂摆渡·黄泉》两部网大分账也超过4000万,在不足千万成本下数千万的利润,甚至超越了95%院线电影的盈利。整个2018年,分账过千万的“网大”数量为27部,比2017年增加了10部。 2019年,虽然“网大”没有继续诞生分账突破5000万元的“幸运儿”,年度分账票房最高的影片《鬼吹灯之巫峡棺山》,分账票房为 3400万左右。但总体票仓依然在提升,票房破千万的影片预计突破40部,数量超过了2018年。 与此同时,2019年上线的“网大”,总数为789部,创近三年来新低,和2017年相比,减少近一半。但数量降低的同时,根据爱奇艺公布的统计数字,几乎所有的网络电影的总播放量却全部增长,全年累计正片播放播放量从2018年的38.9亿上涨至48.2亿,同比提升24%,部均正片播放同比增长136%。 此消彼长不难看出,“网大”正在放弃过去粗放式的野蛮生长路径,开始驶入提质减量、良性发展的车道。 事实上,任何一种娱乐产品的野蛮生存路径都不可持续,在影视寒冬的大背景下,周期短、投资小、回本快的“网大”优势愈加明显。2019年,在整个大环境并不理想的情况下,“网大”的分账总票房、播放数量依然在逆势增长,“抗冻”能力相当突出。虽然泡沫已散、数量骤减,但快进快出快赚的“网大”,2020年热度依然不减,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2020,网络电影怎么拍? 从爱奇艺等平台公布的计划来看,今年,“网大”依然会继续提质减量、深入调整,不断提升自身的竞争力。 早期的“网大”几乎都在钻政策监管的空白,出现了大量与色情、暴力挂钩的低俗影片,诸如《道士出山》和《捉妖济》这样“蹭IP”的“准山寨”作品也层出不穷。不过随着题材红利因政策监管与受众偏好升级而退却,加上来自短视频等网生内容的冲击,“网大”必须要打破之前“低级”、“low”的标签,走上良性发展的道理,从创作、题材以及商业模式等多方面进行突破。 就题材而言,早期的“网大”清一色都是古装玄幻,2020年,近半数“网大”却将创作的重心放在了现实题材领域。 根据优爱腾公布的片单,今年近半数“网大”涉足动作、灾难、探险、刑侦、职场、农村、都市等领域,新题材不断涌现,“网大”的创作领域得到进一步延展,过去玄幻、古装等题材霸屏的局面被进一步扭转,整个市场的创作方向更加多样化。 在题材不断下沉,朝更大圈层扩展的同时,“网大”的成本和制作模式也在向传统的院线电影靠拢。 2019年,投资成本达到300万以上的“网大”数量占比48%,成本不足100万的网络电影占比已经从2017年的49%压缩至12%。爱奇艺相关负责人告诉价值官记者,2020年“网大”的投资成本会进一步提升,总投资超1000万元的电影预计会超过半数。无论从题材还是投资额来看,“网大”和院线电影的鸿沟都将被进一步缩小,构建精品频出、良性发展的健康型生态已经是业内的共识。 近年来头部网络大电影预算增势 此外,在影视寒冬大环境的倒逼下,预计今年会有更多的电视剧、院线电影创作团队投身“网大”。目前,电影频道、正午阳光、慈文、华策、开心麻花等传统影视公司已经相继入场,随着专业团队逐渐深入“网大”创作领域,加上投资额不断增加,“网大”的精品化速度将会大大加快。 2019年,在播放量排名前五十的“网大”中,有 35部可查到豆瓣评分,平均分为5.3分,比2018年的5.0分有所提升,不过,这也意味着仍有三分之二的影片评分未过6分及格线。今年,优爱腾三大平台均将“网大”的精品化作为突破重点,在提高“网大”整体口碑和品质的同时,头部作品很有可能会突破之前《大蛇》创造的5078万元分账记录,成为新的“黑马”。 从“网大”到“网络电影” 不过,逆势增长的“网大”并非高枕无忧,面对政策红利消失、视频网站用户增长趋缓、影视大环境的颓势以及短视频的冲击,“网大”接下来会面临着更多挑战,行业洗牌与重组不可避免。 基于这样的现状,去年10月份,中国电影家协会网络电影工作委员会联合优爱腾三家共同倡议,今后以“网络电影”作为通过互联网发行的电影的统一称谓,距离爱奇艺在2014年第一次提出“网络大电影”的概念近六年之后,“网大”的时代正式结束。 当然,从“网大”到“网络电影”不仅仅是名称的变化,背后凸显出行业自身也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在内力、外力的联合驱动下,网络电影的“不可替代性”也在逐渐下降,那种只追求数量、无暇顾及质量的粗放发展模式难以为继,从题材到投资模式和分账模式都需要进行深入整合,以应对市场和环境的变化。 除了上面提及的提质减量的精品化之路,集约化也会是网络电影接下来改革的一个重点,资金和资源会加速向头部公司聚拢。从今年待播的网络电影看,超过7成都由新片场、淘梦奇树有鱼等老牌网络电影公司以及涉足该领域的正午阳光、慈文、华策等影视公司所把持,前几年扎堆“网大”市场赚快钱的中小公司几乎全部出局。 随着不断有新的老牌影视公司入局网络电影市场,该领域的“洗牌期”会不断缩减,大浪淘沙之后,只留下几家公司和若干创作团队,网络电影未来会和电视剧以及院线电影一样,走集约化的制作模式,持续为市场供给内容,并且输出质量相对稳定。 在行业加速洗牌的同时,分账票房体系也会进一步优化,建立更加成熟的商业模式。 目前,优爱腾三家都在和创作团队深化合作,发挥平台的资源优势和生态链条,帮助合作方对接资本、制作团队、营销市场等各环节。在维持现有平台补贴模式的基础上,今年可能会在头部网络电影上尝试付费点播加会员包月的分账模式,探索一个能够实现平台、内容制作方、用户三者共赢的全新模式。 结语 “网大”时代结束,“网络电影”时代开启,意味着精品化、专业化将成为新的目标。虽然增速放缓、挑战增多,但也会倒逼着平台和内容方更倾向于制作优质内容,提高网络电影的整体竞争力。很多时候,“拐点”其实也是迈向新境界的起点,在自身不断深入调整以及科技驱动之下,摆脱了“草莽气”的网络电影吗,未来可能会迎来新的想象空间,向着更成熟健康的产业迈进。